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金百亿

“人走股留”作为员工股权的一种动态管理模式,在实践中被企业广泛应用。公司章程中规定“人走股留”是否有效,就成为企业经营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的重要问题。本案生效判决对有限责任公司自治原则以及公司章程在程序合法、未侵犯股东权利的前提下约定“人走股留”条款的效力予以肯定,明确了员工持股制度下持股人身份与持股权利之间的关联性,同时认可了这种关联性可以由有限公司股东以章程约定的方式来确定,为企业经营中采取员工股权激励机制下的员工股权有效、动态的管理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支持,有效地维护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民营企业财产权益是其得以存在的物质基础,良好的市场秩序是其实现营利目的得以可持续发展的外部条件。本案强迫交易罪的适用,对于整顿市场交易乱象、维护市场正常运转,还市场以“安宁”都是一把利器。本案被告人在双方没有交易意思自治的情况下,伙同他人以暴力等手段封堵冷库大门,侵犯了交易相对方的交易自主权和合法权益,扰乱了公平、自由的市场交易秩序,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人民法院积极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运用刑罚手段严厉打击了马耀熔等人的恶势力犯罪活动,对其强迫交易等犯罪行为依法予以严惩,保证了当地民营企业市场主体的经营和发展机会,维护了公平竞争、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中弘公司及焦作市国土局均不服,提起上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一)涉案土地的出让价格应以协议约定为准。首先,《出让须知》内容作为合同的一部分,双方并无争议。诚实信用法律原则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行政协议需要行政机关和行政相对人秉承诚实信用的原则切实履行协议义务,尤其是行政机关一方应当作为诚信履则的典范,发挥示范效应,保证行政协议的有效履行。本案中,在协议内容对出让价格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应当以协议为准。其次,焦作市国土局上诉称应当变更协议中土地出让价格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房地产行情变化属于正常的市场风险,不属于司法解释规定的可以变更或解除合同的法定情形,故焦作市国土局关于因房地产行情发生巨大变化要求按照现行评估价格重新确定涉案土地出让价格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第三,焦作市国土局关于中弘公司未先行缴纳涉案土地出让金、要求重新确定涉案土地出让价格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中弘公司与焦作市国土局签订的《出让合同》、《补充协议》中均未对缴纳涉案土地出让金的时间作出约定。依据《土地登记办法》(国土资源部令第40号)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应当在申请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初始登记前,付清全部国有土地出让价款。故中弘公司应当在申请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初始登记前付清土地出让款,在此之前,其是否缴纳土地出让金并不影响受让涉案土地的权利。(二)中弘公司在139号土地证项下剩余土地具备出让条件时可另行主张权利。通过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及本院二审庭审可知,JGT2009-21号宗地南侧地块一上仍有两层小楼,地块二还未经规划部门规划,均不具备出让条件,故一审法院认为中弘公司可待该地块具备出让条件时另行主张并无不当。据此,二审判决驳回双方的上诉,维持原判。金百亿2012年8月3日被告城郊乡政府与被告林州市长顺汽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顺公司)签订《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转让合同》,约定被告城郊乡政府将上述《土地租赁合同》所涉土地范围内40亩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原有建筑物转让给被告长顺公司。地上建筑物经评估总价值为1046220元。被转让的财产价值为848020元,由被告长顺公司给付被告城郊乡政府。

金百亿

金百亿​‍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充分肯定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廓清了当前对民营经济的各种错误认识,深入分析民营经济发展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明确提出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政策举措,为促进民营企业发展并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注入了强大动力和坚定信心。当前,地方政府在发展地方经济过程中以“新官不理旧账”、政策变化、规划调整等理由违约、毁约,侵犯民营企业家合法权益的行为不同程度存在。对此,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明确要求:“大力推进法治政府和政务诚信建设,地方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要严格兑现向社会及行政相对人依法作出的政策承诺,认真履行在招商引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活动中与投资主体依法签订的各类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法【2018】1号)则更具体要求:“妥善认定政府与企业签订的合同效力,对有关政府违反承诺,特别是仅因政府换届、领导人员更替等原因违约、毁约的,依法支持企业的合理诉求。”针对地方政府的违约毁约行为,生效判决根据信赖利益保护原则,依法判决政府有关部门承担责任,有利于规范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中的不诚信行为,对于推动地方政府守信践诺和依法行政,依法保护企业的生产经营权,促进经济持续平稳健康发展具有积极意义。被告人谭耀山自2015年底至案发,在作坊里从事烧锅炉、帮忙组织生产、配料等工作,参与陈建东生产、销售假冒饮料约255万余元;被告人陈占良自2015年底至2016年底,在作坊里帮忙从事开车拉货、记账等工作,参与陈建东生产、销售假冒饮料约190万余元;被告人陈奎东于2017年初接替陈占良到该饮料加工作坊内从事开车购买、接收原材料、给客户送货等工作,参与陈建东生产、销售假冒饮料约65万余元。(共12个)9月6日,河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发布河南省法检两院服务保障民营企业发展典型案例,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韶华、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田效录分别介绍了典型案例的评选过程、典型意义以及法检两院在服务保障民营企业发展方面的做法和措施。金百亿商业秘密对企业的生存、发展至关重要,一旦企业的商业秘密被侵犯,会给企业造成重大的损失。现实中因企业知识产权意识的薄弱,员工“跳槽”带走企业商业秘密的案件日益增多,已经成为困扰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障碍。生效判决依法支持企业的合理诉求,判令通过违法手段获取和使用企业商业秘密的个人和企业承担巨额赔偿责任,有效保护了民营企业的创新权益,从而进一步激励民营企业创新和高质量发展,有利于增强市场主体的知识产权意识,规范市场主体行为,维护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金百亿

金百亿

施工期间,漯河市城乡规划局以该项目规划违法立案查处,要求停工补办手续,并作出行政处罚,罚款万元。自2012年9月1日起,该项目一直处于停工状态,仅完成8栋住宅楼的框架结构,引发承建公司和建筑工人多次上访、堵路事件,严重影响当地经济社会稳定。人民法院在审理该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严格落实中央、省委以及省法院党组支持保障民营经济发展的决策部署,认真贯彻《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关于充分发挥司法职能服务保障民营企业发展的30条意见》的具体要求,坚持一案一策,对经济效益较好、具有发展前景的民营企业,因市场原因或投资问题导致资金暂时困难的,多次组织银行和企业进行调解,最终以调解方式结案,不仅保证了银行的资金安全,有效防范了金融风险的发生,同时也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持续发展机遇,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中弘公司及焦作市国土局均不服,提起上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一)涉案土地的出让价格应以协议约定为准。首先,《出让须知》内容作为合同的一部分,双方并无争议。诚实信用法律原则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行政协议需要行政机关和行政相对人秉承诚实信用的原则切实履行协议义务,尤其是行政机关一方应当作为诚信履则的典范,发挥示范效应,保证行政协议的有效履行。本案中,在协议内容对出让价格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应当以协议为准。其次,焦作市国土局上诉称应当变更协议中土地出让价格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房地产行情变化属于正常的市场风险,不属于司法解释规定的可以变更或解除合同的法定情形,故焦作市国土局关于因房地产行情发生巨大变化要求按照现行评估价格重新确定涉案土地出让价格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第三,焦作市国土局关于中弘公司未先行缴纳涉案土地出让金、要求重新确定涉案土地出让价格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中弘公司与焦作市国土局签订的《出让合同》、《补充协议》中均未对缴纳涉案土地出让金的时间作出约定。依据《土地登记办法》(国土资源部令第40号)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应当在申请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初始登记前,付清全部国有土地出让价款。故中弘公司应当在申请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初始登记前付清土地出让款,在此之前,其是否缴纳土地出让金并不影响受让涉案土地的权利。(二)中弘公司在139号土地证项下剩余土地具备出让条件时可另行主张权利。通过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及本院二审庭审可知,JGT2009-21号宗地南侧地块一上仍有两层小楼,地块二还未经规划部门规划,均不具备出让条件,故一审法院认为中弘公司可待该地块具备出让条件时另行主张并无不当。据此,二审判决驳回双方的上诉,维持原判。金百亿被告人刘东旭、万铁旦在明知陈建东生产、销售假冒饮料的情况下,向陈建东销售“红牛”“脉动”“六个核桃”等品牌饮料的罐子、包装箱等包装材料进行谋利。其中,刘东旭向陈建东供应的“红牛”饮料罐价值约46万余元;万铁旦向陈建东供应的上述知名品牌饮料包装箱共价值约28万余元。

编辑:
返回顶部